2016年第十五期学术报告通讯

发布时间:2016-06-30

由上海财经大学会计与财务研究院主办的学术讨论会于2016年6月28日下午一点半在会计学院楼206室召开。

本次讨论会邀请来自美国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Jeef J.Wang教授做学术报告,报告题目是《Does Investor Sentiment Affect Analysts’ Private Information Acquisition and the Market Estimation of Crash Risk 》(投资者情绪与分析师私人信息获取和股价暴跌风险)。

讨论会由我院董慧老师主持,众多学者以及对学术有浓厚兴趣的在读博士生和硕士生参加了讨论。

讨论会气氛轻松而热烈,董慧老师首先将个人经历以及学术成就进行了介绍。Jeef J.Wang教授现职于美国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 Wang已在contemporary accounting research等国际顶尖期刊发表论文。本次学术报告的主题主要是投资者的市场情绪是否会影响分析师个人信息获取行为和股价崩盘风险,以往研究主要关注投资者市场情绪对分析师预测偏误、个股回报的影响,此次报告将分析师预测偏离进行分解,直接研究分析师在市场情绪下的偏误是由否是由行为偏差造成,为后续研究提供了很好的视角。

随后,Jeef J.Wang教授开始进行报告,Wang表示自己很高兴与在座的老师和同学们进行学术交流,并希望以此报告论文为契机,跟大家进行思想碰撞,共同进步。

Wang首先提出了文章的三个研究问题,第一投资者的情绪是否会影响分析师获取私有信息?第二在分析师经验充足或者市场信息环境良好的情况下,投资者情绪对分析师行为的影响是否会发生改变?第三投资者情绪和分析师获取私有信息的行为是否会影响股价暴跌的风险?

随后,Wang基于这三个问题进行了分析,Wang首先对文章主要变量进行了解释,他提到文章采用Baker和Warglar(2006)提出的方法衡量投资者情绪,并采用两种方法衡量了分析师私有信息获取,一是分析师个人预测与平均预测的离差;二是将此离差进行分解,使之由市场不确定和信息不对称两个因素构成。文章采用的观测年份为1990-2010年,总共由45080个观测样本。通过实证分析文章主要得到以下结论,第一,投资者情绪与信息不对称负相关、与市场不确定正相关,这也说明当市场情绪高的时候分析师获取私人信息的动机变小,这主要是因为在市场情绪高的时候分析师认为管理层披露的信息并没有那么重要;第二,当市场信息环境更好、分析师更有经验的时候,分析师获取私有信息与投资者情绪的敏感性降低,这说明当信息环境好的时候分析师会对他们的预测作修正,因此分析师的行为并是由行为偏差造成;第三,分析师私有信息的获取行为会降低在积极情绪下的股价大跌风险。

Wang的报告引发了与会学者与同学的兴趣。众多学者都与嘉宾进行了热烈的探讨。从研究角度到变量选取,从影响机制到经济后果等,学者们各抒己见,与嘉宾的思想进行交流碰撞(有关讨论具体问答见文后的附录部分)。与会者也针对林的论文提出了一些有趣的意见,林也表示可以根据这些意见对文章进行进一步拓展。在场同学们更是在老师与嘉宾的交流中了解到了做学问的种种细节,感受到锤炼求真的学术精神,获益匪浅。

最后,在一篇热烈的掌声中,此次学术报告会圆满落幕。

 

附录:

Q:请问可以给具体讲解以下投资者情绪吗?

A:本文的投资者情绪主要是采用Baker和Warglar(2006)提出的方法衡量,他们采用了六个指标衡量投资者情绪,包括:股票成交量、股利溢价、封闭式基金折价、IPO个数、IPO后第一个交易日的回报率、新发行股票的股数。

 

Q:我知道有一个指数能够衡量投资者情绪,为什么不用指数衡量呢?

A:指数的衡量方式更多的是站在消费者的角度,它是基于一个调查做出来的,因此我认为Baker和Warglar的方法更加合适本文。

 

Q:本文讨论的是相关性问题还是因果关系呢?

A:本文仅仅讨论投资者情绪与分析师私人信息获取的相关性关系,而非因果关系。就个人观点而言,我认为现在的实证问题是很难找出因果关系的。

 

Q:对投资者情绪的衡量本文采用的是市场层面指标,但是对分析师获取信息、股价大跌等都是采用的股票层面上的指标,这种不一致会不会产生问题?

A:我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因此在模型设定的时候只能包含行业的哑变量,不能包含年份哑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