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第十二期学术报告通讯

发布时间:2016-06-15

由上海财经大学会计与财务研究院主办的2016年614日学术报告会,下午1点30分在会计学院楼206室召开。

本次讨论会邀请来自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Elaine Wang做学术报告,报告题目是《How Do Investors Process Complex Accounting Estimates? The Specificity of Explanatory Disclosures Matters》。报告由上海财经大学会计学院董慧老师主持,黄俊老师、周波老师、阴慧芳老师、王翼虹老师等众多学者以及诸多博士生参加了此次学术报告。整场报告气氛活跃,讨论热烈。 Wang表示很高兴与在座的老师和同学们进行学术交流,并希望借报告为契机,与大家相互学习,共同进步。

Wang首先介绍了这篇实验会计领域文章的写作背景。随着财务报告中越来越多地使用复杂的会计估计(如公允价值计量等),投资者更迫切地想知道这些估计是如何做出的,以及它们会如何影响财务报告表现。鉴于此,财务会计准则制定者要求公司披露会计估计方法以及对财务报告的影响,这称为解释性披露。

然而即使要求进行解释性披露,不同的披露语言表达对投资者的影响不同。根据心理学上的“编码特征性原则”可知,人的认知过程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编码阶段,在这个阶段,人们会把同时看到的内容相互联系地储存在脑海中,即使这些内容并没有逻辑上的关联。第二个阶段是提取阶段,这时,人们会根据前阶段中看到的某个内容,回忆出其他同时出现的内容。基于此,这篇文章认为,当有关于公允价值估计的解释性披露语言描述指代较为清晰时,也就是说当确切地说出公允价值估计项目时,投资者能将解释性披露的内容与之前报告中出现的相关信息联系起来,从而进行更加清晰的判断。由此提出两个假说:当投资者能看到指代明确的解释性披露,且管理层选择使用的会计估计比较符合自己进行盈余管理的动机时,他们不愿意对该公司投资,而当解释性披露指代不明确时,这个效应则不明显;投资者的信任度是调节投资意愿和管理者动机影响的中间因素。文章选取了一组有投资经验和财务基础知识的投资者进行情境模拟实验,并向他们收集投资意愿,最终证明以上假说均成立。这一结论对管理者进行披露选择和提高信息传递效率有重要贡献,还对监管者制定准则有指导作用。

Wang的报告引发了与会学者与同学的兴趣。众多学者都与嘉宾进行了热烈的探讨。从研究背景,到实验设计,再到结果分析,学者们各抒己见,与嘉宾的思想进行交流碰撞(有关讨论具体问答见文后的附录部分)。Wang的报告加深了大家对实验会计的了解,并且表示本篇文章如果有实证研究部分会更好。

最后,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此次学术报告会圆满落幕。

 

 

Q:解释性披露中,指代越具体投资者越能准确进行判断,这一结果是否可能由于指代具体后,披露的信息含量增加所导致?

A:指代具体的披露确实存在信息量增加的可能性,但是我们对测试者进行实验的时候会把内容控制成一样的披露内容,只观察说法不同是否会造成区别。

 

Q:之前研究的会计信息可读性和本文研究的会计信息指代性有什么区别?

A:指代明确会影响到可读性,但指代明确并没有在SEC可读性的六个维度中进行衡量,所以可以将指代明确看作是被SEC忽略的一个重要维度,所以不管是管理层还是监管层都应注意。

 

Q:有没有渠道可以检验在处理信息的过程是由“编码信息原则”导致的?

A:这个问题只有用可以看到大脑活动的高端仪器可以检测,但是我们实验没有这样的条件,因此没有去检查这个路径。如果去问被测试者对之前看到的信息印象是否深刻,预计得到的大部分都是肯定回答,所以这样做也没什么意义。心理学论文也是通过结果来推断有这样一个过程。

 

Q:本实验没有把全样本的公司放进来,那么被测试者是否被限定在某个行业进行投资?

A:我们会告诉被测试者模拟的情境属于什么行业,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将要进行投资的行业领域。虽然不同行业关注的会计估计项目不同,但是结果是可以推广的,而且我们后来也做了关于养老金会计的情境,因为养老金这个项目和行业相关性不是很大。

 

Q:我们做实证研究的时候可能越到的一个问题就是,现在看到的现象是前期的其他因素产生的结果,还是别的因素起作用前的一个现象,所以本篇文章中披露的语言指代是否明确有可能是因为前期别的因素导致,这个对研究结果有什么影响吗?

A:在实验会计中,不对决定因素进行研究,只假定自变量,看自变量如何对因变量产生影响,这也是实验会计和实证会计的一个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