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第十一期学术报告通讯

发布时间:2016-06-15

上海财经大学会计与财务研究院主办的学术论文报告于201662下午一点半在会计学院206报告厅召开。

本次讨论会邀请来自香港岭南大学姜靓靓老师做学术报告报告题目是《Does Competition Destabilize Banks讨论会上海财经大学会计学院董慧老师主持。上海财经大学会计学院教师以及部分在读博士生参加了此次学术报告。

姜靓靓老师现已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International Review of Finance国外顶尖期刊上发表多篇论文。此次学术报告会上姜靓靓老师展现了扎实的学术功底以及谦逊的学术态度。讨论会气氛轻松愉快却不乏学术的严谨性。

政策制定者经常会讨论竞争与稳定之间的权衡问题,现有研究对于竞争是否动摇银行业存在着不同的结论。归纳来看,以往对于银行竞争的度量主要有三种指标,分别是:HHI、价格-成本以及管制诱导差异。然而,这三种衡量指标均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姜靓靓老师本次报告的文章中重新构建了银行竞争程度的指标,新增地理距离和银行管制放开动态过程两大特性提出了更优的银行竞争衡量指标。通过对银行风险的四种度量(total risk; tail risk; idiosyncratic risk; implied asset volatility),旨在观察竞争对于银行风险的影响。研究结果显示,无论运用哪种风险和竞争度量指标,竞争程度的增加都会显著提高银行的风险承担,结果具有稳健性。

本文对于银行风险与竞争之间的关系研究作出了理论贡献并且为政策制定者的决策提供了理论依据本文研究首次构建出时变、银行特有的竞争压力衡量指标,更加全面、有效地检验了竞争对于银行风险的影响。指出竞争与稳定性之间存在着经济意义上的权衡关系,并且竞争的加强能够实质上增加银行的风险,符合竞争——稳定性观点。然而本文也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有待进一步的研究。比如,本文尚未考虑竞争对银行风险的影响路径,并且没有区分不同路径的差异。本文的研究发现有助于帮助我们更深层次地看待银行业竞争与安全相关问题

 

 

 

讨论问答

老师同学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本文对于竞争、银行风险的度量指标以及二者之间的因果关系上面姜靓靓老师及其合作构建了新的代表银行竞争程度的指标,新增地理距离和银行管制放开动态过程两大特性,并考虑以市场为基础的四种风险度量指标,姜靓靓老师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解释与说明。

比如,有老师提问如果本文的研究结果成立,即竞争会加剧银行的风险承担,作为政策制定者来说,是否会愿意增加竞争,比如放开洲际间的银行管制?本文的研究贡献在哪里,银行风险不一定会损害银行价值,银行风险的提高并非一定是不利的。同时,放松管制是否真的能增强竞争程度,以及如何说明风险的增加不是因为放松管制本身造成的,而是竞争导致的?银行选择进入某些市场的原因可能并非因为放松管制,而是该市场缺少有竞争力的对手,或者跟随客户,出于更好地服务客户的考虑,因此,竞争的衡量指标是否合适?针对这些问题,姜靓靓老师给予了耐心详细的解答并坦率地承认论文需要进一步地修改优化。

 

Q:洲际间放松银行管制就能增加竞争的内在逻辑是什么?

A:进入新的市场后,银行数量增加,为了抢占客户资源,竞争会逐渐加剧

 

Q:本文的研究结论的可信性有多大?竞争增加就会增加银行风险,政策制定者是否应该想办法降低竞争?

A以前对于此研究的结论并非统一而本文改进了竞争的度量指标,使指标更能衡量银行的竞争程度。并且,本文的研究结论指出,竞争会加剧银行风险承担,但并不是说就不鼓励竞争。一定的风险承担是好事。

 

Q:在不同的市场中,竞争对于银行风险的影响是否存在差异?银行是否会选择进入竞争程度比较高的市场?

A:本文并不考虑市场的性质,而是仅仅观察两个市场间的进入。另外,是否进入一个市场并非一定是竞争力决定的。同时,文章样本选取到1995年,关注的是被选择进入的市场中的银行所面临的竞争程度,而不是进入其他市场中的银行。

 

Q:洲际之间放松银行管制的时间有早有晚的原因是什么?竞争是否与时间有关,时间越久,竞争越激烈?

A:已经控制了时间的影响,取得是state-year的数据,会进一步去考虑竞争指标的合理性。以往研究认为银行规模可能会影响放松管制的时间,但本文中美国各州放松管制的时间并不存在规律性。

 

Q:银行风险是否减损了价值?这个应该是关注的焦点。

A:小部分的风险增加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巨大的风险承担可能会减损价值。这是应该进一步研究的内容,接下去的工作会去进一步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