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三十一期学术报告通讯

发布时间:2020-12-22

会计学院邀请中国人民大学的许年行教授做学术报告


20201222日下午,由上海财经大学会计学院与上海财经大学会计与财务研究院联合主办的学术报告会在ZOOM线上会议召开。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财务与金融系的许年行老师为我院带来了题为《Financial Analyst Earnings Forecasts about Polluting FirmsDoes Pollution Aversion Matter?》的学术报告。报告会由朱凯老师主持。研究院董宣君、官峰、黄俊、韩维芳、何贤杰、侯青川、蒋德权、刘建国、刘波罗、刘浩、李惟、邱月、唐松、王翼虹、王苏明月、薛爽、夏怡斐、叶建芳、邹欢、张瑞申等研究员以及部分在读博士生和硕士生参加了本次报告会。

许老师首先介绍了研究“分析师对污染的厌恶是否影响对污染企业的盈利预测”这一问题的动机和近期一些污染企业带来的群众抗议进行了梳理,然后简单介绍了研究的主要结论:(1)金融分析师对污染企业的盈利预测相比较分析师对其他中国企业来说不那么乐观;(2)如果分析师生活在高度污染的地区,并且更偏好于企业的社会责任的分析师,污染厌恶对预测的影响更大:(3)对于社会责任计划较好的污染企业和那些居住在环境法规严格地区的公司来说,不太有利的盈利预测就不那么突出;(4)分析师的污染厌恶对加强企业的社会责任绩效具有积极作用。随后对研究影响分析师盈利预测的因素的相关论文进行了回顾:(1)对于来自大承销商的分析师,企业声誉降低了盈利预测的乐观程度;(2)分析师为了和管理层保持良好关系而歪曲他们的预测;(3)分析师面临着揭示真相和发布乐观盈利预测来使交易佣金增长的矛盾;(4)恶劣的天气和污染的负面情绪会影响分析师的行为。

接下来许老师对理论框架进行了阐述,许老师分析师的效用函数引入了个人的情感和信念因素f然后提出了分析师对离他距离较近的污染企业给一个相对悲观预测的假说,例如北京的分析师对天津污染企业比杭州污染企业有可能更给与一个悲观预测。那么如何定义污染企业呢?由于环保部提出的16个污染行业和证监会的分类不同,许老师根据万德申万的各种分类数据进行重新分类匹配,将真正符合某一污染行业的污染企业挑选出来。接着对控制变量进行了阐述,根据回归结果,交乘项polluting firm*proximity代表乐观情绪,结果为负,说明距离越近对污染企业的预测就更为悲观。接下来许老师进一步研究了距离对于分析师预测的影响是否是线性关系,根据右方的结果图可以看出,距离和效应不是线性的关系,随着距离的拉长,效应就越不明显。

环境污染型和环境友好型企业,分析师对企业了解充分,会给与同样的悲观预测,而对于若是污染厌恶效用起作用,则是对环境污染性企业悲观,对环境友好型企业更乐观。根据交乘项可见,环境友好型企业交乘项为正,验证了刚才的假设。接下来许老师分析了调节效应:经济利益和声誉影响预测、分析师个人的特征:环保意识;企业特征:CSR表现和环境规制。结果显示(1)和企业的利益冲突减弱分析师对污染厌恶的情绪,(2)明星分析师考虑到自身的社会影响,如果发布悲观预测,可能会对污染企业带来更大的压力,促进环保措施的提升,且分析师的强环保意识下会对污染企业更加的厌恶;(3)对于公司的特征方面,对于企业的高CSI和严格管制下的效用比较弱。最后分析了内生性问题:环保事件、分析师居家搬迁、匹配方法。结果显示:(1)环保事件发生后,分析师对污染企业的预测会发生变化;(2)分析师搬迁城市后,由近的城市搬到远的城市后预测会变得乐观,而对非污染企业的预测变化不大。之后进行了稳健性检验。最后,许老师分析了分析师的预测是否会改变污染企业的环保措施,即其市场反应如何。

在对于研究内容分析告一段落后,许老师对研究内容进行了总结。(1)在中国,大多数金融分析师对污染企业比非污染企业更容易做出悲观预测;(2)如果分析师生活在高污染地区,那么厌恶污染情绪对预测的影响就会更大;(3)较悲观的预测对于那些更喜欢跟踪具有高企业社会责任(CSR)绩效的公司的分析师来说更为突出,但对于具有更好的CSR举措的污染企业和那些居住在严格环境法规的地区的企业来说则更少做出悲观预测;(4)分析师对污染的厌恶对提高企业的CSR绩效有积极作用。

许老师的研究设计引发了与会老师和同学的热烈讨论,气氛热烈。通过本次报告会,老师同学们受益匪浅。最后许老师表达了对大家的感谢,报告会圆满结束。

 

(供稿:20会计学硕博 周啸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