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五期学术报告通讯

发布时间:2017-04-21

由上海财经大学会计学院和会计与财务研究院联合举办的学术报告于2017418日在会计学院108会议室召开。

本次学术报告会邀请了来自西澳大利亚大学(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的Yuan George Shan教授,报告题目是“Managerial ownership, audit fees and audit firm size”。

研究院王刚、王翼虹、王子田和邹欢等研究员以及部分博士生参加了此次学术报告会。

首先,Shan教授介绍了文章研究的主要问题与贡献。本文是Shan教授有关壕沟效应(entrenchment)系列研究的一环。外部审计师是控制代理成本的重要机制,而管理层持股能统一管理层与股东的利益。已有对外部审计功能的研究未能揭示管理层持股比例如何影响其会计决策从而影响企业的审计风险。本文研究了管理层持股如何影响在职管理层购买审计服务的动机,以及管理层持股比例如何影响审计风险。本文深入分析了这一影响的作用路径,认为从审计师角度,管理层持股通过影响审计收费影响审计风险,而从客户角度,管理层持股通过影响审计事务所规模表征的审计质量影响审计风险,对现有文献进行了补充。

随后,Shan教授介绍了文章的主要研究假说和结论。代理理论认为,监督与控制机制对于保护股东的利益是必不可少的。管理层持股是统一管理层与股东利益的一种手段,所以随着管理层持股比例的增加,代理成本减少,即管理层持股具有利益统一效应。而壕沟效应假说认为,在一定范围内,代理成本随管理层持股比例增加而增加,而在此范围之外,代理成本不随管理层持股比例改变。通过将利益统一效应与壕沟效应进行叠加,本文分别从管理层和审计师角度提出了假说,认为在壕沟效应发生的管理层持股比例范围内,管理层持股比例与审计收费和审计事务所规模正相关,而当管理层持股比例不在此范围内时,管理层持股比例与审计收费和审计事务所规模负相关。分段回归模型和曲线回归模型的回归结果均支持了本文的假说,即管理层持股比例与审计收费和审计事务所规模之间存在倒N型关系。实证结果表明,在澳大利亚,发生壕沟效应的管理层持股比例范围大约在20%50%

最后,Shan教授阐述了本研究的局限和不足。本文未能就公司与审计师之间的互动过程进行详尽阐释;本文仅关注管理层持股,未考虑其他类型管理层薪酬可能的影响;本文的实证研究仅基于澳大利亚数据,可能存在普适性方面的问题。


  

(供图/供稿:2016级硕博生潘怡麟)